裁员治不好贝壳的病

发布时间:2021-10-13 10:08   来源:网络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互联网行业的寒冬比以往来得要早了一些。

贝壳的表现,可以说是这一现象的直接证明。

今年以来的股价走势,为我们较为生动地诠释了这一点。

年内,贝壳股价还高居80美元的高位,而现在,贝壳的估价业已徘徊在了15美元左右。计算下来,贝壳市值整整蒸发了800亿美元。

从表面上看,贝壳在股市的颓废表现,与整个市场的大环境密切相关。

房地产调控的持续进行,导致了以房产中介为主导的贝壳找房的业务不佳。

贝壳在资本市场上的颓废表现,并未停止和结束,而是开始蔓延到了更多的领域里。

10月11日,有关报道称,贝壳找房上海研发团队整体被优化,补偿为“N+3”。贝壳方面将此归结为行业环境发生的巨大变化。

事实上,大环境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贝壳遭遇到的问题,或许更多的与自身的发展模式密切相关。

一直以来,贝壳主打的都是互联网找房的概念。换句话说,贝壳其实是“互联网+”模式的一个变种而已。

既然是互联网物种,那么,纵然是贝壳在商业模式上进行了创新,它也仅仅只是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房产中介,引入了互联网因素。

在互联网行业的红利释放完毕的情况之下,贝壳必然会面对所有互联网企业都会面临的困境和难题——流量的见顶,资本的退潮。

可见,贝壳是同时踩到了房地产和互联网的坑。仅仅只是依靠裁员,或许仅仅只能暂时缓解自身的危机。

若要真正摆脱危机,贝壳或许还需要从更深层次着手,寻找危机的破解之道。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房地产将会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被当成是经济刺激的主要手段。对于贝壳来讲,这是必然要面对和接受的。

仅仅只是面对和接受等于是坐以待毙,而寻求房地产之外的新模式和新方法,或许,才是真正让贝壳摆脱对房地产强依赖的关键所在。

同其他的互联网玩家不同的是,对于贝壳来讲,这是完全是一次重新的推倒重来。

因为其他互联网玩家尚且可以借助“东方不亮西方亮”的方式进行渐进式的转型与改革,而贝壳则并不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

不过,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贝壳的确在互联网时代积累下来了海量数据和流量。对于这些数据和流量的挖掘和激活,则可以为贝壳的发展打开新的想象空间。

早些年,我曾经现场听到过贝壳彭永东的一次演讲。在这个演讲当中,让我记忆深刻的是,贝壳对于房产数据的精准获取。

当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进入到存量时代,特别当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平台开始基于数据来挖掘自身与实体产业深度融合的新方式的大背景下,贝壳或许可以凭借自身早期的数据积累,走出一个数据赋能房地产业的新路子。

尽管这种方式可以暂时缓解贝壳以中介为主打的发展模式,继续在存量房时代找到的新的发展可能性,但是,如果贝壳不与房地产业彻底绝缘,那么,这样一种发展模式依然是无法持续的。

因此,贝壳依然需要摆脱以房地产为根本的发展模式,不断进行去房地产化的操作。

去房地产化,仅仅只是让贝壳有了新的想象空间,暂时缓解了政策环境带来的不确定性。

对于贝壳来讲,更为重要的是摆脱互联网式的发展模式。

所谓的互联网模式,其实就是平台经济。让买卖双方可以在自身的平台上达成交易,然后平台方从中抽取分成。

贝壳同样如此。

但是,平台经济的一大特点就是它建立在庞大的流量和规模优势的基础上,实现的是人海战术。

在流量红利时代,这种模式屡试不爽,一旦人口红利不再,平台经济就会面临困难。

透过现在的平台经济转型升级,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从人海战术,转变成为蓝海战术。

人海战术,讲究的是宽度;而蓝海战术,讲究的则是深度。

阿里巴巴要做数字经济时代的“石油”和“发动机”;拼多多开始专注农业科技的深度研究;百度则是开始精耕人工智能;腾讯主打的是普惠。

对于贝壳来讲,同样需要遵循这样一种发展脉络,投身到蓝海战术的行列里。

首先,贝壳可以强化对房地产行业的深度介入,做好中介后一公里的服务。

换句话说,贝壳应当将自身的盈利重点从中介费和服务费上,转移到新的领域。

比如,房屋买卖后的装修、翻修;比如,租购并举时代的新需求;比如,数字经济对于存量房市场的赋能以及对人的需求的满足等。

需要明确的是,强化对于房地产业的深度介入,并不是说贝壳依然要延续以房地产为主导的平台经济的发展模式,而是要做好平台经济的升级,实现更多新的发展可能性。

其次,贝壳可以跳出房地产业,将目光聚焦到房地产之外的更多领域里。

这一点,上文已经有过阐述,在这里,我们不再过多地阐述。

第三,贝壳需要布局新技术,向新技术要生产力。

当传统的发展模式渐行渐远,我们看到的是一场新技术革命的崛起以及由此所衍生而来的新发展机会。

对于贝壳来讲,如何从这样一场全新的产业革命当中找到新的发展机会,从而彻底摆脱对于互联网的依赖,或许才是关键所在。

纵观整个互联网行业,那些真正摆脱了互联网的发展模式,那些真正摆脱了平台经济的牵绊的企业,无一不是将目光投身到了新技术身上,并且从新技术身上寻求新发展机会的企业。

百度如此,阿里巴巴如此,特斯拉如此,苹果更是如此。

有了这些互联网企业转型的经验,贝壳同样需要将更多的关注点聚焦在新技术身上,以此来寻找更多新的发展可能性。

第四,贝壳应当做好跨界,实现自身与更多业态的融合。

贝壳的业务,其实依然是房产中介,只不过它将传统意义上的房产中介转移到了线上而已。

尽管这种方式极大地提升了房产交易的效率,但是,贝壳的业务依然还停留在中介行业本身,并未与其他行业结合和联通。

对于陷入困境的贝壳来讲,可以实现与零售、家装、设计等诸多行业的跨界合作,以实现更多的发展可能性。

贝壳有了在房产中介上的积累,有了线下门店的支持,完全可以实现与零售、家装、设计等领域的跨界融合与联通。

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贝壳将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存在,而是融入到了大的生态体系里,从而可以找到更多新的发展可能性。

裁员,正如所有的裁员一样,并不能够治好公司本身的病。

同样地,对于贝壳来讲,亦是如此。

不过,在房地产遇冷,互联网红利渐行渐远的大背景下,贝壳通过这种方式暂时缓解自身的困境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想要真正治好贝壳的病,或许还需要从更深的角度着手。

因为,贝壳的病,并非在表皮,而是业已深入到了骨髓。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孟永辉 发表,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洛阳轴承股票